土豆丙

沉醉于某物才能活下去的人。如果命运可以再选,只希望埃尔文和利威尔能再见。

【团兵】在一个名叫“白夜”的小城里(2)

——赛车手利  历史教师团

——文笔渣,学生党周更,不喜轻喷


(2)


利威尔在想或许自己明天就可以给经纪人一封辞职书,叫她把那辆黑色跑车砸了或是捐到孤儿院什么的。但又觉得那车值些钱于是想把它给卖了。

毫无挽留那车的意思,甚至有点想笑话自己,是个那么轻易舍弃某物的人,那车好歹也伴随了他三十多个年头。

 

如果砸了那车,就等于砸了自己白活的三十年光阴。

没什么不对的。

 

利威尔一边打开电视,一边拿毛巾擦干自己的头发。喝着刚冲好的最后一包红茶,他开始烦恼韩吉为什么还没有把红茶买回来。

韩吉欠他个人情。大学时她被女友甩了之后喝得烂醉如泥,是利威尔一把把她从马路边上拉回来才免得她被撞死。事后作为生物学家的韩吉,为了报答利威尔,决定等利威尔死后,解剖他的尸体来让人们永远记住这个史诗般的人类最强。

 

这情欠了十年也没找到机会还。

主要是因为利威尔这个人没什么需要帮助的,前阵子他发着41度的高烧自己跑到楼下“大森琳”买药,满脸通红地对店员说自己就在店内吃药,吃完就走。然而尴尬的是他刚吃完就晕倒在了地上,等救护车来时他就醒了,就回家了,医护人员和店员望着他远去的背影。

 

“我从城东的饺子店跑到城西就是为了给你送伞,你人却给我死回家了?”

“哦,我以为你不会来的,或者说没见到我也不会介意的。”

“我想揍你可我不敢。  明天你的快递箱里会有好东西。”

“红茶买了吗。”

“买了,我喝完了。”

“蜂巢红茶一盒有十袋,你300mL咖啡杯里冲了150g。”

“雨早他妈停了你自己去买!!”

 

电话挂断了,电视并没有好看的节目,利威尔决定打发时光去买红茶。

 

开门,正好撞见了同样要出门的埃尔文。

他穿的白衬衫西装裤,显露出来的身材告诉利威尔这货的女朋友一定是上天级别的。埃尔文问利威尔去哪儿。

 

“因为很闲随便出去逛逛。”

 

“你知不知道附近有没有什么快速解决温饱的好地方,地方人,推荐一个。”

 

利威尔很宅,工作以外几乎不出门。

然而他很自觉地把到嘴前的“不熟”堵到唇后。

 

“城东有家饺子店。”利威尔还是比较相信韩吉的品味。

 

“那就去那儿吧。 方便带路吗?”

利威尔又很想把“不懂路”塞回嘴里,但还是不小心顺势说了出来。

 

“我这儿有百歌地图,做个伴吧,我请,一起去。”

 

话说有人会在生地拉一个不懂路,第一天见面的人吃饺子吗?

 

放弃红茶,在二人同时引诱对方拉近距离的情况下,利威尔决定去吃饺子。

 

去城东的饺子店的路上,两人体会到了下午三点走在“小食一条街”的尴尬。街上零零星星都是广场舞年纪的大妈大爷,寒暄着小吃店铺里的小伙子生意情况,然后欣慰得跟看儿子似的大笑。利威尔问埃尔文:

 

“百歌地图好用吗?应该不会导迷路吧。”

 

“还好,我来到这座城市后一直是靠这玩意活的。”

“然而楼下最近的超市关门了,找不到其它超市,炕师傅存量也吃完了。”

“话说你真的是本地人吗?”

 

“至少比你这种金发蓝眼的人像。”

“你来这儿干嘛。”

 

“教学生如何七天内爱上历史。”

“我大学时和朋友下的注,说是一定会来这儿的大学教书。”

 

“历史?无聊。”

 

“认识我你会爱上它的。”

 

“学过去的事情有什么用。”

 

“嘛,说服你我需要花费大量精力与时间,所以今天不解释清楚也来得及。”

 

自来熟。

 

利威尔和埃尔文来到了饺子店,知道了这家饺子店原来拥有“东方之家”这样的蠢店名。他们坐到店外面,露天雨后空气比较清新,老板睡午觉刚醒。埃尔文点了一份芹菜猪肉馅的,利威尔则点了玉米猪肉馅的。他们很严肃的讨论了芹菜是不是最难吃的蔬菜,最后饺子上来后得出来的结论是芹菜放在饺子馅里根本没有芹菜味。

 

不过两种饺子都挺好吃的。

 

埃尔文狼吞虎咽,看得出的确是几天都吃泡面的。这一点从他下巴上的胡渣也能看出,此刻丝毫不饿的利威尔坐在对面,觉得胡渣异常显眼,又充满男人味。利威尔幻想了一下自己长胡子的样子。

 

“你女朋友知道你吃饭这么狼狈吗?”

 

“如果我有的话,她应该不知道。”

 

“你没有?”

 

“没有。”

 

“性取向?”

 

“正常。”

 

多年被无形秀恩爱的利威尔积累下来了经验,那就是像埃尔文这样的男人如果没有女朋友,那要么就是性无能,要么就是弯的。  这个看脸的时代。

 

“对了,跟你说件事。”埃尔文停下了筷子,因为盘子已经干净了。

 

“什么”

 

“我约你来吃饺子,是因为我有个大学同学想把你干了。”

“然后我跟他关系不错,于是我就在得知你是我邻居之后,发短信说可以帮帮他。”

“现在我后悔了。”

 

“你大学同学谁啊。”利威尔冷冷说道。

 

“就是我跟他下赌说来这儿教书的那个。”埃尔文故意的。

 

“他娘的是谁。”利威尔有特殊爆粗口面不改色技能。

 

 

“他是个赛车手,叫三毛。刚破了他的记录,你不会就这么把他忘了吧?”


评论

热度(7)